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部级文明律师事务所旗下专业刑辩团队-重庆刑辩律师网.无罪辩护死刑辩护网站.重大刑事案件有效辩护

辩护实录|抢劫所输赌资的凭证不应以抢劫罪论处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8-07-07

引言

本案的侦查和审理发生在2010年,重庆地区的“打黑”正在进行中,本案也是一起“涉黑”案,在这起涉及20多人的“涉黑”中,被告人谭某本人并没有被指控“涉黑”罪名。公诉机关指控谭某涉嫌持枪抢劫王某林136万元,且属犯罪既遂,如果指控成立,则谭某必然面临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甚至无期徒刑。面对如此严厉的指控,谭某家属满怀期待的找到笔者为谭某进行辩护。这起案件的辩护工作采用的是“重罪辩轻罪”的罪轻辩护策略,即从重罪往轻罪方面进行辩护,力求使法院意识到定重罪是很勉强的甚至是不能成立的,从而在量刑时向被告方倾斜,本案的结果即是如此,虽然法院并未采纳关于谭某不成立抢劫罪的辩护意见,但从判决结果看,量刑时明显向被告方倾斜,持枪抢劫涉嫌金额86万元,仅轻判有期徒刑三年,完全达到了预期的辩护效果。

案情简介

2006年谭某通过朋友认识在缅甸赌场洗码的王某林,王某林于2006年年初邀约谭某及另外几人到缅甸赌博并负责安排食宿。谭某在赌博中共输了96万元,其中10万元为谭某带的现金,其余86万元是王某林提供的筹码。谭某在赌场出具了一张86万元的借条给王某林,月息8分。回重庆后谭某每月付利息6万多元给王某林,后谭某因赌博输了钱,到2007年初,谭某不仅没有归还86万元本金,利息也支付不起了。王某林多次通过电话催收,还威胁要把谭某绑了来收账。

20073月胡某春听说有人要绑谭某收账,就找到谭某并答应帮助谭某与王某林协调将还款时间缓一下。过了几天,胡某春称有朋友认识王某林,能够将欠账洗脱,把借条追回来。谭某表态愿意把欠的钱86万拿来感谢胡某春等人。之后,胡某春与黄某桥、王某等人商量后,打电话给谭某,叫谭某从合川到重庆约王某林出来,他们可以强迫王某林把借条拿出来还给谭某。到重庆后,谭成后与胡某春等人在鹅公岩桥头茶楼的一个包间见面,由谭某给王某林说准备还钱约其到茶楼来。其后,谭某与胡某春在包房内等王某林,黄某桥、王某等人在隔壁。之后,王某林及其手下陈某来到包间与谭某洽谈还款事宜,没谈几句,王某等人持手枪、长枪冲进包间对王某林进行殴打。打完后,王某等人将王某林、陈某押到长生桥一家农家乐,谭某开车跟着王某等人到农家乐,王某答应帮谭某把借条追回来之后谭某离开。到了农家乐后,由王某和王某林在一个房间谈,其余人守候,谈的时候王某除了要求王某林提供谭某向其出具的86的借条外,还临时提出要求王某林支付50万元的现金。第二天,王某林安排人拿来86万的借条和50万的现金,后王中林等人被放回。

2010年,检察院以抢劫罪对谭某提起公诉,认为谭某涉嫌与他人共同持枪抢劫金额为86万元的借条及现金50万元。

辩论焦点

庭审过程中的控辩双方的辩论焦点有两个:

一、谭某的行为是否构成抢劫罪?

二、谭某是否应对受托人利用拘禁受害人的便利另行索取的50万元现金承担责任?

辩护意见

一、被告人谭某的行为不构成抢劫罪。

(一)谭某委托胡某春等人强行索回借条的行为不构成抢劫罪。

《刑法》第263条规定了抢劫罪,它是指以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强行劫取公私财物的行为。判断一个行为是否构成抢劫罪,主观上应看行为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故意,客观上应看是否当场实施该暴力胁迫或其他强制行为并当场取得财物。

本案被告人谭某主要实施了两个行为,一是被动同意胡某春找人帮忙索回借条;二是打电话邀约王某林到鹅公岩桥头的茶楼结算赌账。辩护人认为,谭某的行为不符合抢劫罪的犯罪构成。理由如下:

1、该借条是被害人王某林组织谭某等人到境外赌博“输掉86万元筹码”后形成,被告人谭某仅以“所输赌资的凭证”作为其索取对象,属于事出有因,与一般抢劫罪非法占有公私财产的意图不同。

2、被告人谭某之所以形成追回借条的想法,主要是因为胡某春主动提出,有办法将王某林他们打假牌形成的债务了结,把借条收回来。

3、被告人谭某的主观目的自始至终都围绕这张在赌博过程中形成的借条,从未想过找王某林索要超出这张借条外的其他任何财物。也就是说,除了这张借条外,被告人谭某并没有非法占有王中林财物的故意。

因此,由于谭某缺乏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主观动机,不符合抢劫罪的犯罪构成要件,公诉机关抢劫罪的指控不能成立。

(二)谭某的行为至多涉嫌构成非法拘禁罪。

根据公诉人在法庭上出示的证据和被告人的供述,清楚地表明被告人谭某是在王某林组织其境外赌博输了86万的筹码后,向王某林出具了一张86万的借条,月息高达8分。当谭某中断每月付息后,被王某林多次威胁绑人逼债,谭某不得不四处躲避。后来,胡某春听说了这件事,就主动告诉谭某说有办法将借条拿回来,谭某遂被动同意胡某春帮忙索回借条。其后,胡某春找黄某桥、王某等人帮忙向王某林追索借条(即谭某所输赌资的凭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抢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法发(20058号】第七条二款明确规定:“抢劫赌资,犯罪所得的赃款赃物的,以抢劫罪定罪,但行为人仅以其所输赌资或所赢赌债为抢劫对象,一般不以抢劫罪定罪处罚。构成其它犯罪的,依照刑法的相关规定处罚。”同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对为索取法律不予保护的债务非法拘禁他人行为如何定罪问题的解释》【法释(200019号】规定:“行为人为索取高利贷、赌债等法律不予保护的债务,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依照刑法第238条的规定定罪处罚。”辩护人认为,被告人谭某实施的行为符合最高人民法院两个司法解释的精神,可以依照刑法第238条定罪处罚。

本案最关键的一点是,在本案中被告人谭某的行为即使符合抢劫罪的一般特征,但由于其抢劫的对象仅仅是其“所输赌资”的凭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法发[2005]8号的规定,同样不应以抢劫罪定罪处罚。就是说,直接抢劫所输赌资尚且不构成抢劫罪,何况抢劫的对象仅仅是“所输赌资”的凭证。

另外,我们注意到,公诉机关在本案起诉书中,指控的其他五起通过暴力、非法拘禁等方式追收赌债的案件,均是以非法拘禁的罪名起诉,这五起非法拘禁案件中的第245起案件,在具体实施方法上与胡某春等人追收借条的情节基本相同。起诉书对于相同的行为作不同的罪名定性,令人费解。

二、被告人谭某与王某等人“另行”索取王某林50万元现金的犯罪行为无关。

1、谭某事前没有索取王中某林50万元现金的主观故意,该索取50万元现金的意图是王某等人到“荣华山庄”后临时想到的,王勇某等人事前既未与谭某商量,也未告知谭某.

2、谭某既没有直接实施索取王某林50万元现金行为,也没有委托胡某春等人索取王某林50万元现金的客观行为,事后王某等人也没将50万元现金分给谭某。

3、谭某是事后过了几天才知道,王某等人另行索取了王某林50万元现金。

4、控方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谭某在茶楼,听到王某对王某林说过“只还借条还不行”。由于当时打斗场面嘈杂而混乱,不可能每一个人都能够听到其他人的每一句话;退一步说,假设王某确实说过“只还借条还不行”,也假设被谭某听见了这句话,也并不能就说明谭某知道王某还要勒索王某林50万元现金。从逻辑上看,“只还借条还不行”这句话的潜台词究竟是什么,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理解,比如,我们就可以理解为“只还借条还不行,还必须要赔礼道歉”。再退一步说,即使谭某听到这句话,也猜测王某可能还要勒索王某林,也不能因为谭某仅仅听到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就认定他参与了50万元现金的持枪抢劫。

5、起诉书指控“期间,王某等人继续向王某林索要86万元借条,还另行索要50万元现金”。这说明索要50万元现金的行为发生在被害人王某林被带到农家乐后,而控方证据已经证明,被告人谭某到达农家乐后立即离开,对于索要50万元现金的行为没有参与。同时,控方证据也能够证实,在王某与王某林在农家乐谈判前,没有任何人直接或者间接的提出过除索要借条外还要另行索要50万元现金的明确犯罪意图。

综上所述,控方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谭某参与了勒索王某林50万元现金的谋划和行动,因此谭某与王某等人另行索取50万元现金的犯罪行为无关。

判决结果

辩护律师在接受谭某亲属委托后,经过对案件材料的仔细研究,反复讨论后,辩护人认为谭某的行为仅仅涉嫌非法拘禁罪,且对于王某另行索取的50万元,谭某不应负责。辩护人在庭审前后就谭某的行为定性问题多次与承办法官交流意见,充分阐述了谭某的行为不构成持枪抢劫既遂的观点及依据。

最终,判决结果虽未改变谭某的罪名,但没有认定谭某持枪抢劫,也没有认定抢劫既遂,且认定谭某对于王某另行索取的50万元无关,以抢劫罪(未遂)轻判谭某有期徒刑三年。

电话号码

18680890008

电子邮箱

13883800058@126.com

微信号码

cqwzgls

微信扫码 在线咨询